因为山在那边.

无脑

【谭赵】 爱过的人需要忘记吗?(知乎体)

 @楼诚深夜60分 第一次写,不知有没有@上。

私设:赵启平与谭宗明同岁。赵启平普通家境,谭宗明的爸爸是晟煊集团老板。

匿名回答

      真巧,现在是上午10:27,我在回答你的问题,我在参加他的婚礼。

      我先讲关于他的故事吧.

      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学校的洗手间里,那是开学的第二天,放学后我一个人去了洗手间。洗手间里的灯坏了,整个屋子黑压压的。我看到最里面有一束火光。一个男生靠在最里面,嘬着一个烟屁股。他大概是没有发现我,自顾自扔掉烟头,从兜里掏出了一盒火柴。像是七八十年代抗战时期抽的烟袋子的样子。他的手关节很突出,拿着烟的样子像一个忧郁小王子。我当时笑了出来,觉得他的样子很中二病。仿佛下一句就要说一句“女人,我要定你了”.这一笑让他发现了我,他拍拍上衣直立起来。我这才发现他比我高半个头,他朝我走来,在我以为他要揍我的时候他从校服裤子里摸出个烟盒。“来一根吗?” 我鬼使神差接过来。我以前从未抽过烟,我将烟叼在嘴里,他用一只手钳住我的下巴,两根烟的碰触,在烟雾气中,像是在接吻。我推开他,往外跑去。“谭宗明”给我点烟的男生这样喊道,我知道,那是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第二次见到他,是在分完文理之后,我与他是同班,学理。他见到我,露出了一个痞里痞气的笑容:“小雏鸡.”他这样叫我,我没有理他。毕竟,我以为我们是两条平行的线,就算相交之后,也会朝着各自的方向行走。

      我和他成了同桌,他的学习中上等,也没那么突出。他这个仿佛人格分裂,有时是个死古板,有时却又是个痞子。他的人缘很好,是那种一看就是大哥型的。我记得他曾问我长大后想要做什么,我说,我想要当一个医生。他看着我,眼神认真的很:“你长这么好看,当医生多浪费。”我知道他是在调侃我,我反问:“那你呢?” “我要建立一个黑帮组织,像古惑仔一样。”

      有病。

      真正有进展的是一次我发高烧,我裹着被子躺在床上,感觉身体的水分都被抽走,仿佛自己是一条脱水的大鱼。我迷糊糊地摸出手机,想要给哥哥打电话来送药。我拨通了号码,没等对方开口,我就说明了用意。“你家在哪?”“啊?”  我的脑袋乱乱的,说出一串地址后我就睡了。许久,我听到有人在敲门,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开了门,随后我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他的身上有一股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。知道我醒了以后,才知道我打错了电话,我用不好意思的眼神看着他,他笑了起来。他把我扶上餐桌,桌上的才散发着雾气,他就坐在我的对面有一些不真切。

      他对我很好,下课的时候我喜欢趴在桌子上睡一会,每当有人在我身边大声吵嚷时,他总会说:“嘿,小声点。”我把头埋得更深了。我喜欢吃桃罐头,他在情人节那天敲我家的门,给我买了一箱桃罐头。我在他生日的时候零点给他打电话,然后给他放大悲咒。

      直到有一次听到同学谈论,我才知道,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。我有些恼,恼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。我去问他,他说不过我,最后把我扣到沙发上,给了我一个吻。那是他第一次吻我。

      之后大学的三年,我南上,他北下。他总给我发照片,他说北方的学很白,很白,但都没有你白。我一面笑他庸俗,一面给他拍这里的海鲜,他说,以后给你一个全是海鲜的婚礼好不好,我愣了许久,自己一个人坐在外面的大排档。

      好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大学之后,我们回到了上海,他在他父亲的公司里实习,我在医院里实习。他说,我们俩是不折不扣的实习生。年少轻狂的人都爱酒,少年不知愁滋味,他喜欢一边吃蛏子一边喝啤酒,而我在旁边静静吃着花生米。我不经常喝酒,但一喝就醉,一醉就方休。他喝醉的时候像个小孩子,那个时候我没有车,我总会扛着他在路边打出租车,他是个老流氓,借着身高优势在我的耳边呼气。我会瞪他,他露出一副无赖的表情,我就把它往后座上一扔,对师傅报出我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  曾经我俩去逛街,路边上有卖那种破尿酸鸭的发卡,我恶作剧心升起,买了一个别在他的头上,他也不怒,笑嘻嘻的对我说你给的他全要。

      可是他需要的我给不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在他去深圳出差的时候,他的父亲找到了我。他的意图很明显,他说他只有这一个儿子,他不能断了香火。我知道这些,我也懂。我不知道他的父亲是怎么知道了,也许是他摊了牌。我和他在一起快七年了。这七年间,我没有告诉我的父母,我的父母是绝对不同意的,我都知道。一直以来,我用一个童话来麻痹自己,可这个世界,不是童话。

      回到家以后,我换了门锁。这个世界,小说里的都很美好。可现实是,同性恋又不是满大街跑。我喜欢他,和性别无关。但这个世界里,总有一些所谓的原则,所谓的规则,所谓的偏见。

      那天我下班很晚,在楼道里,我看到了他。就算楼道里没有灯,我也知道那是他,在我的生命中,没有第二个人用火柴来点烟。这个场景,就像我们第一次相遇一样,他手里那点星星火光,并没有让我找到寒夜里的一丝温度,相反,我有一些惆怅和迷茫。

    “  吃蛏子吗?”我开口,“……明天我没班。”

      还是那家大排档,我觉得时间仿佛倒流,倒流到了那个懵懂无知的青春。那个喊着“喝最烈的酒,抽最呛的烟”的岁月。

      许久。

      “我爸来过你,我知道。”他好像已经醉了,又好像没醉,眸子清亮亮的,倒映着我的脸。他突然就爆发了:“所以你现在告诉我,我们经历了那么多还不如世俗的一些眼光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是的,我们吵过架,闹过分手,也分分合合很多次。

      “你说实话,你喜欢过我吗?”他已经醉了,手勉强抬起来,这样问我。“……我爱你。”我的声音有些颤。“不是我不喜欢你,而是我们不能在一起。”我听见自己冷冰冰地说。他站起来要往外走,我抽风一样喊了句:“打个分手炮吗?” 他顿了顿,静静看着我。夜晚冷风凄凄吹在我的脸上:“别的情侣都这么干。”

      他笑了,:“我什么时候成了别人?”

    

      出租车上,我听着师傅放着《上海滩》,很老的歌。

         浪奔 浪流

     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

     淘尽了 世间事

     混作滔滔一片潮流

          是喜 是愁

     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

    

      那年我25岁,有着作天作地的气力。

      爱你恨你 问君知否

      似大江一发不收

      转千弯 转千滩

      亦未平复此中争斗

      又有喜 又有愁

      就算分不清欢笑悲忧

      我那个时候,经常会想起他,有人说,做梦梦到一个人,说明那个人也很想你。我曾删了他的电话号码,却发现那个号码早已烂记于心,于是不在自欺欺人,又把号码存了回去。爱一人很难,忘一人也很难。

      我今年28岁了,昨天晚上,他给我发微信,他说他明天要结婚了。收到这个消息,我第一反应时由衷为他高兴。我问他,新娘漂亮吗? 他说漂亮。随后又飞快的撤回一条消息。但我看见了。

      没你漂亮。

      我把打了很长的一段新婚注意事项一字一句地慢慢删掉,回复了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新婚快乐。:〕

    

      现在的我看着他婚礼,新娘就像他说的一样,很漂亮,也很大气。他们的婚礼在法国举行的,有鲜花,有蛋糕,有气球,有礼物。新婚快乐!

    你越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记的时候,你反而记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当你不在拥有的时候,你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。

    再说,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,

    干嘛非要忘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劝君更尽一杯酒,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
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﹉

      没想到收到这么多评论,感谢大家。大家也不要猜测我们俩的身份啦。你们不可能猜到的。至于评论里问我最后有没有上演一场抢新郎的戏码,我想说,抱歉,并没有。这种事情只会出现在小说里吧哈哈。(如果我真的这么做肯定会被保安里拖出去的。)

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﹍

    

      隔了这么长时间,竟然还有评论,看了评论你们显然把我当成了一个知心大哥哥(苦笑),我想说,对于你们的问题,两个人在一起不容易,谈恋爱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所谓爱情,大概不过就是三言两语,五湖四海,与你偕老。那些评论说我渣的人,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,不是相爱就能在一起,想想看,你的身边,有几人和相爱的人共白头? 那些刷队形把他追回来的姑娘们可以停停了,想刷队形的话,就刷新婚快乐吧。最后一次修改评论,封。


写在最后:文笔拙劣,自娱自乐。接受殴打。DDD  上海滩是个好东西。最近左手指关节特别痛,算是鼠标手吗?(你走)
给我一个小心心就可以揍我了(不要脸)

【谭赵】 哭啼啼病 (全)

方便阅读,一起发上来了。


哭啼啼病,见到喜欢的人就会忍不住流眼泪,治疗的方法是得到暗恋之人的一个吻




01

    放在一个星期以前,有人对赵启平说见到喜欢的人就会流眼泪的,赵医生肯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。但是现在,赵启平在卧室里望着谭宗明照片流眼泪。


02

    赵启平是一位骨科医生,鹿眼美手大长腿,因此许多人打着看病的旗号去看他的号。第一次遇见谭宗明时,赵启平正在给一个来复查的女生谈病情, 赵启平看着女生的卡姿兰大眼睛,心里颇为无奈,毕竟这已经是这个女生一周的第四次复查了,姑娘你只是摔伤个手腕,赵启平在心里哭笑不得。这个时候谭宗明敲了门,女生也很识时务便微笑离开了。谭宗明坐下后赵医生像往常一样询问:“腿是怎么受伤的?”“从摩托车上摔下来的。”赵启平愣了一下,“叔,你这么大岁数了,飙什么摩托车?”


03

    后来,凌院长把赵启平叫到办公室,告诉他刚才的患者是晟煊集团老板。赵医生眨眨眼:“他快50了吧?院长既然是他的朋友,告诉他以后少学年轻人吧.” 转过头,看到了谭总的一张黑脸:我还没到40岁,赵医生。”


    “哦,”

    “抱歉,因为你看起来挺沉稳的所以……”


     真是的,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
04

    在那之后,谭总就总往小赵医生的办公室跑,给小赵医生的感觉他好像不是摔断了一条腿,而是全身粉碎性骨折。但赵启平并不反感,这几天的接触,他发现谭宗明实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人,既成熟稳重,又不失人间烟火气,没有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谭总……还不错?


05

    谭宗明见到过赵启平,只不过赵启平不记得了。他们公司曾经给这家医院捐献了一些医疗器械,在联谊会上,赵启平因为声音清亮而被做代表发言,那个时候谭宗明就注意到了他,这个小医生,说话还挺好听的。


06

    谭宗明出院那天,小赵医生偷拍了一张谭宗明的照片,趁着谭宗明和凌远在走廊里说话的时候,用赵医生自己的话说,他跟有病一样拍了照片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拍,……控制不住手啊。


07

    反正小赵和老谭吃过饭了,也去看过电影了。


08

    夜晚,小赵医生躺在床上翻相册,看到谭宗明的照片时,他的泪腺突然控制不住,忍不住流起了眼泪,场景颇为诡异。赵启平一个翻身跃下床,呆了几秒。上网搜索后,他知道自己得的是哭啼啼病。……神他妈伪科学。这确定不是蒙人的? 一定是自己太累了。


09

    上班的时候赵启平又翻出那张照片,发现眼泪有流了出来,正巧一位护士进来,看见赵启平满脸眼泪吓了一跳,:“赵……赵医生?”  赵启平抹了一把脸,“过敏,过敏”却发现自己有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近还是不要见谭宗明了。

10

    赵启平一处院门就看到了开车来接他的谭宗明,因为他们今天一起约好去试一试新开的那家东北菜。看来是躲不掉了,赵启平慢悠悠打开副驾驶车门。

    路上,赵启平一直试图不去看谭宗明,谭宗明发现赵启平的闷闷不乐,试图主动打开个话题,“启平啊,我说……” 

    四目相对……

    赵启平觉得眼泪流满了脸。

    ……应该怎么说,嘿,谭总,我得了哭啼啼病,是的,真的存在这个病,我需要喜欢的人的小亲亲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有点像我爸,我好久没回家了”


    ……


11

    谭宗明此刻内心有些复杂,副驾驶上坐着泪流不止的小赵医生,嘴里还嘟囔着:“我爸对我一直特别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所以我哭了,我这么说你信吗?”

    信你个大头鬼。


12

    经历了和赵启平的一顿饭,谭宗明觉得赵启平一定有事瞒着他。毕竟,哪有人因为酸菜鱼哭出来?


13

    赵启平的办公室里


    “所以你现在一看见谭宗明就会流泪,解除的方法是谭总亲你一下。” 不愧是李熏然,总结起来言简意赅。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。”李熏然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。李熏然有些想不明白,“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,反倒要躲着他?” “不然呢,难道要我跑到他的公司楼下索吻? 我又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,万一,万一他不喜欢我,那我们不是连朋友都做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李熏然觉得赵启平这次是彻底栽了。


14

    谭宗明觉得赵启平在躲着他。他在周末想请加班的小赵医生吃饭,却被小赵医生一口回绝,刚想问为什么,被赵启平直接挂断了电话。谭宗明有些不明白,于是去找凌院长。凌院长当然知道谭宗明对赵启平有好感,而赵启平为什么不肯见谭宗明凌远也知道。关于他们俩,凌远只能说,恋爱中的人全都是傻子。


15

    谭宗明是在酒吧见到赵启平的,见到他时,赵启平的眼眶喝得红红的,醉酒的人都有一副急需抱抱的样子,挺可爱的。李熏然在旁边扶着赵启平,谭宗明将赵启平抱起来,回头冲李熏然比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    李熏然觉得自己深藏功名。


16

    谭宗明看着躺在后座上的赵启平有些想笑。得了这种不科学的病,告诉他就好了,干嘛要躲着他。赵启平脑袋晕乎乎的,他仿佛看到了谭宗明的脸,又仿佛是在做梦。“你是不是得了哭啼啼病啊?” 谭宗明用哄孩子的语气问着赵启平,赵启平的脸红红的,觉得面前的谭宗明很虚幻,很飘渺,仿佛下一秒就会不见一样,他抹了抹眼泪,猛然抱住了眼前的人。“恩……” 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呀?” 怀里的小狐狸不说话。“还想哭吗?”谭宗明笑着揉着小狐狸的头发,刺刺的。没等到赵启平回答,他捧起小狐狸的脸,轻轻的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轻。

    赵启平伸出了舌头回应,其实他早就清醒了,但这种内心尴尬的时刻,还是装醉吧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,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,仿佛要探索着每一个角落,许久,赵启平趴在谭宗明的耳边:“以后,想让我哭可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
17

    那天小狐狸哭了一个晚上。



    



    任何年龄的爱情都是合情合理的。——马尔克斯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





写在最后:最近被虐到心肝疼,只能吃自己的小甜饼,文风幼稚至极,请轻喷。






要是爱情真的这么简单就好了。(笑)


【谭赵】 哭啼啼病 (上)

写在前面   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,不知道与别人有没有撞。第一次写文,OOC算我。谢谢。想要小红心XXX


01

    放在一个星期以前,有人对赵启平说见到喜欢的人就会流眼泪的,赵医生肯定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。但是现在,赵启平在卧室里望着谭宗明照片流眼泪。


02

    赵启平是一位骨科医生,鹿眼美手大长腿,因此许多人打着看病的旗号去看他的号。第一次遇见谭宗明时,赵启平正在给一个来复查的女生谈病情, 赵启平看着女生的卡姿兰大眼睛,心里颇为无奈,毕竟这已经是这个女生一周的第四次复查了,姑娘你只是摔伤个手腕,赵启平在心里哭笑不得。这个时候谭宗明敲了门,女生也很识时务便微笑离开了。谭宗明坐下后赵医生像往常一样询问:“腿是怎么受伤的?”“从摩托车上摔下来的。”赵启平愣了一下,“叔,你这么大岁数了,飙什么摩托车?”


03

    后来,凌院长把赵启平叫到办公室,告诉他刚才的患者是晟煊集团老板。赵医生眨眨眼:“他快50了吧?院长既然是他的朋友,告诉他以后少学年轻人吧.” 转过头,看到了谭总的一张黑脸:我还没到40岁,赵医生。”


    “哦,”

    “抱歉,因为你看起来挺沉稳的所以……”


     真是的,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
04

      在那之后,谭总就总往小赵医生的办公室跑,给小赵医生的感觉他好像不是摔断了一条腿,而是全身粉碎性骨折。但赵启平并不反感,这几天的接触,他发现谭宗明实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人,既成熟稳重,又不失人间烟火气,没有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。谭总……还不错?


05

      谭宗明见到过赵启平,只不过赵启平不记得了。他们公司曾经给这家医院捐献了一些医疗器械,在联谊会上,赵启平因为声音清亮而被做代表发言,那个时候谭宗明就注意到了他,这个小医生,说话还挺好听的。


06

      谭宗明出院那天,小赵医生偷拍了一张谭宗明的照片,趁着谭宗明和凌远在走廊里说话的时候,用赵医生自己的话说,他跟有病一样拍了照片。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拍,……控制不住手啊。


07

    反正小赵和老谭吃过饭了,也去看过电影了。


08

      夜晚,小赵医生躺在床上翻相册,看到谭宗明的照片时,他的泪腺突然控制不住,忍不住流起了眼泪,场景颇为诡异。赵启平一个翻身跃下床,呆了几秒。上网搜索后,他知道自己得的是哭啼啼病。……神他妈伪科学。这确定不是蒙人的? 一定是自己太累了。


09

      上班的时候赵启平又翻出那张照片,发现眼泪有流了出来,正巧一位护士进来,看见赵启平满脸眼泪吓了一跳,:“赵……赵医生?”  赵启平抹了一把脸,“过敏,过敏”却发现自己有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最近还是不要见谭宗明了。

10

      赵启平一处院门就看到了开车来接他的谭宗明,因为他们今天一起约好去试一试新开的那家东北菜。看来是躲不掉了,赵启平慢悠悠打开副驾驶车门。

      路上,赵启平一直试图不去看谭宗明,谭宗明发现赵启平的闷闷不乐,试图主动打开个话题,“启平啊,我说……” 

      四目相对……

      赵启平觉得眼泪流满了脸。

      ……应该怎么说,嘿,谭总,我得了哭啼啼病,是的,真的存在这个病,我需要喜欢的人的小亲亲?

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有点像我爸,我好久没回家了”

    ……


我这么多天到底追了一个什么东西?
哈哈哈哈嗝.